对于热爱二次元的我(刷了三次哦)。我可以主观的说这是一部惊世佳作,无论是画面,对话还是剧情,BGM,都很容易吸引观众们的观看兴趣,这是一部神作。当然,客观的来说本片是一部佳作,但却难免有些瑕疵,我承认新海诚导演的想法很好,三年前的女主穿越到三年后的男主身上,他也很成功的塑造出这一画面。新海诚是一个文艺的导演,他能在他的作品中完美的插入名句,在《言叶之庭》和《你的名字》中,作者很完美的引入了日本最早的诗歌总计《万叶集》,从《你的名字》中的诗句便可以为下文要发生的事情做铺垫。另外,电影不同时间的场面所演奏的BGM是不一样的,但却如生来一般配合的很完美。RADWIMPS是一支很棒的乐队,野田洋次郎的声线很能吸引人,让人沉浸。当然国漫《大鱼海棠》和本片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大鱼海棠所给观众塑造的人物形象是所谓”我毁了一切都要救你”。而本片塑造的便是恋,如以结尾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来说,再续前缘,很是温馨。我也很佩服新海诚导演,改变了曾经的伤感风,《言叶之庭》结尾老师的离去,《秒速五厘米》最后的回头却不见以往。本片的结尾是温馨的再续前缘,谢谢。
个人观点 无脑喷勿扰。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固步自封的人只会渐渐被人遗忘,所以从《秒速五厘米》到《追星之子》,再到《言叶之庭》和诸多的动画式广告,我对新海诚的期待与日俱减。过度追求画质而忽略剧情的硬伤让新海诚只能徘徊于60分钟时长以内的短篇作品;同样不知道是不是《云之彼端》不尽如人意的缘故,新海诚的轻sf作品也没有达到令人信服的高度。着眼于人情冷暖,却又无法把故事铺陈开来,极尽画面之梦幻的新海诚多少让人有一种江郎才尽之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瓶中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然而当我抱着谨慎的态度看完《你的名字》之后,这样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这是一部教科书式的“非典型”新海诚电影,新海诚淡化了大量他赖以成名的特点,却又为他的作品打上了更鲜明的标签。在这里我简要勾勒一下这部电影“非典型”的一面。

       一、更多的运动镜头和切换

        镜头语言是一个导演特点的集中展现。于是不得不说在《你的名字》里新海诚让我看到了他充满活力的一面。这是我第一次见新海诚在动画作品中运用了类似延时摄影的镜头,在感叹动画技术狂甩大天朝几十条街之余,如此快节奏的视觉体验直接冲击了我的神经。相较以往新海诚慢节奏的特点(比如说秒五和言叶之庭里多到发指固定机位设置),新海诚更多的运用了推进和拉伸,在故事初段使用了信息量更大的分屏交叉剪接,在故事高潮段落中使用了大量的运动镜头,瞬间将故事的节奏感加快,同时辅以爆炸,陨石坠落的冲击波等强感官刺激性场景让观众很容易同故事产生共鸣;而在快的同时,新海诚也并没有忘记他慢的优势,不少唯美的广角和远景又让人们感叹“每一帧都可以做成桌面”。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这是我对新海诚画面的最直观感受。

       二、更多的对话和更少的旁白
       
澳门百老汇赌场网址,       不知有多少人当年沉醉在秒五细腻的旁白中,又有多少人对言叶之庭里娇柔的旁白感到厌倦?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过度的温柔也是多余的温柔,短篇和广告中大量的内心独白是可以令人接受的,然而在长篇这种需要大量展开的环境下这样的设定无疑不利于故事的发展。于是新海诚在《你的名字》中让我们看到了更多更高效的人物互动,各种矛盾的建立,奶奶充满哲理的教诲,令人印象深刻。诚然在个别场景下的对话(如身为泷的三叶同她父亲动粗的那个场景)并不完美,但新海诚运用对话的能力有了质的飞跃,甚至在前半段居然还有两处令人捧腹的笑点(第一个是咖啡店的梗,其实就是一个自动咖啡贩卖机;第二个是将大火命名成Mayugoro然后遭到四叶吐槽)如此轻松欢快的对话同后面的展开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新海诚也不再是一个只会使用旁白的导演。

       三、喜剧式结尾

       不少人至今还对《秒五》里的男女主最终没在一起的结局耿耿于怀,实际上无论是《星之声》还是《秒五》,亦或是《言叶之庭》和《云之彼端》,新海诚在结局的设定上总是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虽然大多数人对《言叶》的结尾还是持乐观态度的。然而新海诚似乎就是喜欢“有情人终难成眷属”,这种缺憾美在一定程度上为整部影片奠定了略微苦涩的基调(如同《大鱼海棠》一般),不过在这部片子里,新海诚终于安排让历经生死别离的男女主见面了,谁说命运就是要让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拍了这么多年爱情,新海诚终于决定不要再让有情人遗憾错过。最后相遇的画面也是让之前压抑了太久的观众得以释然。

       其实作为一个理性的观影者,《你的名字》离完美还差很远,sf类作品几乎避免不了的逻辑冲突(设定逻辑VS既定逻辑)也体现在这部片子里。但我依然感受到了新海诚满满的诚意。我记得你的样子,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生死一线,你我便一眼万年。

2016.10.18于波士顿

ps:之前看到过许多人对于逻辑的疑问,对此我同样抱有疑问,比如说时间相差三年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为什么两人会在陨石坑相见?其实细细想来这就是SF作品的通病,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既定逻辑的世界(开个玩笑比如说人被杀就会死),SF的世界是设定逻辑同既定逻辑共存的世界,以实践为根源的逻辑有的时候是行不通的,所以有的时候没有必要太过较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nce、Re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