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01.com 1

www.4001.com 2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首届青海湖高原越野精英挑战赛终于发车了。本站比赛是中国汽车运动最高级别的全国锦标赛的一个分站,如果单论参赛规模和赛道长度,它都不到极致,但是如果要说哪一站最漂亮、最独特,青海湖则当仁不让。用赛事组织者刘渊的话来说:我就是要办最美的比赛!并以此作为刘公征召天下好汉的英雄贴:“你若心中有意,请用眉眼传递。”

      9月3日讯
 2016青海湖高原越野精英挑战赛暨中国越野锦标赛青海分站尘埃落定,各项大奖均有所归。在中汽联、组委会与当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本站赛事获得了圆满的成功。比赛期间,到龙羊峡去看赛车,也成了海南州各族人民的一大乐事。未来五年,青海湖的比赛将是中国越野系列赛的一个重镇,青海也必将继新疆和内蒙之后,成为中国汽车运动三足鼎立的一个大省。

 

 

   
作为一个西部的内陆省份,青海的名气似乎还没有青海湖大,每年的环湖自行车赛吸引了全世界的瞩目,但想必今后青海湖将拥有第二张靓丽的四轮名片。本站参赛的绝大多数车手赛车手都是第一次来到青海,他们坐在大营里,望着眼前那一泓清水,经常会望文生义地感叹一声:太美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海湖吗?“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便是营中衮衮诸公的心情写照。

   
由于青海赛事奉行“不挣车手钱”的原则,这使得它在发车之前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再加上刘渊品牌独特的个人魅力和公信力,使得参赛车队车手均心悦诚服。欢庆胜利之余,检讨本站赛事,总结经验,以利再战,不为尊者讳,是我们的当务之急,也是成功举办第二届赛事的重要基础。

 

 

   
黄河当然不是青海湖,天下黄河贵德清,青海是中国的三江源头,当幼儿期的黄河从唐古拉山上流淌而出时,还主要依赖于雪山融化,再加上龙羊峡水库的拦截,缓缓流淌的黄河在大营边徜徉着,清澈如鉴,倒映着羊群一般的云朵,就好像是江南的西子湖一般美得令人心疼。ATV赛手林晓东惊呼:天下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我哪里也不去了,以后每年只跑青海湖比赛!“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说的便是林公的这般境界。

    一、赛道仍可扩展

 

 

   
我们的媒体车司机任学武先生常年跑青藏线及新疆、内蒙的旅游服务,刚上车时,他说不知道龙羊峡、不知道大营的位置,但跑了一趟之后马上改口了:看来我必须给客户增加一个旅游景点,带他们到这里来看看,这么漂亮的地方,我怎么会从来都不知道呢?于是他不再抱怨组委会把大营设置得如此偏远,而是责怪自己灯下黑,常年拉着客人到处去找美景,却不知醉人的风光就在自己眼前。“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任公此刻,恐怕已经深度中毒了。

   
许多车手喜欢拿青海湖的赛事与环塔或者大越野做对比,但那是不恰当的,青海湖应该与CCR东川站或者CRC张掖站来比较才合理。在国际汽联的拉力赛概念中,有梅花圈式与A到B式两种,青海湖显然更接近于前者。赛事集中于一地,大营不动……等等是这类赛事的显著特征。

 

 

   
对于远离城区将近50公里的地方设大营,于路奔波的人们起初颇有微词。待到特殊赛段开始,坐在车手之家里看到河滩上的赛车拉烟而至、呼啸而去,这时才恍然明白刘渊的良苦用心。至于赛段的终点,就在大营的南门,完赛即进家门。这时候再听车手回顾赛段里的纵横裨阖、跋山涉水,便觉历历在目,感同身受。而韩魏比赛回来,最大的感慨却是:过于专注赛道,忽略了美好风景,实在遗憾万分,愧对造化。对此,仓央嘉措早有预料:“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尽管车手们普遍反映青海的沙漠难度超过了巴丹吉林,但海南州可选作赛道余地显然不如阿拉善大,一旦遇雨,比赛就很有可能受到影响。今年的两个赛段被大雨取消掉之后,组委会当机立断进行了调整,避免了重蹈环塔第一赛段的覆辙固然可喜,但同时也暴露了在赛段设置方面的捉襟见肘,最终比赛实际上一直在龙羊峡附近进行。

 

 

   
恭逢盛会,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百多位记者感慨良多,他们大多数都来自传媒业发达的东部,很少有机会来到青海,尤其是难得这样大段的时间,坐在赛道边,看赛车卷起滚滚红尘,在天地间自在行走。在电话里、在稿件中、在微信朋友圈……他们无数次地向亲友和读者解释着:我所在的海南,不是琼崖宝岛,而是青海的海南藏族自治州。这里的比赛太漂亮了,约吗?当夜幕降临时,大营时燃起篝火、绽放烟花,你会情不自禁地感叹,既然我们无法改变生命的短暂,又何不努力让它更精彩!

   
因此,明年在赛段勘路时不妨效法龙游赛道或者张掖赛道的经验,预设反向路书,一条赛道就变成了两条,既给了车手更多的赛道体验,增添比赛的难度和悬念,也在有限的空间环境下让赛事更加丰富多彩,只不过起终点略作调整即可,这在环塔或东川都有过先例,足以为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赛车终会通过终点,总有一位好汉开走吉利博越的奖品车。曲终人会散,但在不黄的黄河岸边那惊鸿一瞥,会长久地留在所有参赛人员的记忆中。回去之后,我们一定会想要再来,那绝世的美景,如同姑娘的青涩笑靥,一旦进入了脑海,就再也拔不出来了。有人会在睡梦中念起藏族人民时代传唱的经典情歌:“在那东方山顶,升起洁白的月亮,玛吉阿米的脸庞,渐渐浮现在我心上。”

    二、大营能否拉近

 

 

    (方肇)    

   
赛前组委会决心将青海湖的大营做成中国越野系列赛中最漂亮的一个,实际操作中也比较接近这个目标,但是距离城市50公里左右的路程始终是一个大问题。毕竟大营里的生活条件有限,一天的赛事下来,车手和车队人员、媒体记者等等无不灰头土脸,都很想先回去洗个澡,晚上再干干净净地来大营唱歌跳舞看篝火放烟花。比赛在下午3、4点钟结束,而这一切都要在晚上7、8点钟才能进行,中间的大段时间干嘛呢?

 

   
如果营地距离城市15公里左右,这些问题便可迎刃而解。此外,大营餐厅的设置也很有些费力不讨好。作为A到B式的赛事,例如达喀尔、丝绸之路,车队天天搬家,无暇准备餐食,有个食堂确实解决大问题。但是作为梅花圈式的比赛,青海湖做餐厅似无必要。尽管组委会做的是免费餐,是一份心意,但是假如效果不理想,则适得其反,不如不办。

 

   
值得称道的是,比赛期间新闻中心终于有了网线,方便了记者工作。但是手机和网络信号不稳定仍然严重地影响了参赛人员的工作、生活和心情。假如赛道起终点不变,只是前移30公里、更靠近城区,网络和电话信号将有质的改善,是不是皆大欢喜?

 

    三、人气有待养成

www.4001.com, 

   
天空有永远也飘不散的白云,车外是潺潺流淌的清澈黄河,草原如毯、沙漠如洗,遥远的赛道尽头是秋风中如泣如诉的经幡……毫无疑问,青海湖的赛道是最美丽的,人在画中看,车在画里游。无论成绩好坏,几乎所有的车手都表示,明年不但要再来,而且一定要带着家人亲友一起来。但是在比赛期间,大营的人气并不是十分旺盛,远远达不到蜂拥而至的场景,很有些墙里开花墙外香的意味。

 

   
与达喀尔或者丝绸之路相比,人家有轰轰烈烈的发车仪式,我们也有;人家有豪华战车明星车手,我们也有;人家有众多媒体全方位报道,我们也有……人家有民众发自内心的关注和热爱,我们没有!中国汽车运动开展的时间无疑还很短,赛车文化的群众基础还很薄弱,这是事实。但是我们的组委会和当地政府必须携手打造一个“看赛车我们都去青海湖”的热烈氛围,将赛车从赛车圈开放出来,办成全民参与的嘉年华会。不但要吸引共和县、海南州乃至全省的目光,更要让周边省区的赛车爱好者都自愿以朝圣之心来赶这个大集。恭逢盛会、与有荣焉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毫无疑问,首届青海湖比赛已经给了中国赛车圈一个惊喜,明年的比赛必将迎来更多的车手以及更激烈的竞争。刘渊所预设的“从赛道里把影响做出去,从市场上把效益赚回来”原则也才有了更稳定的落实方向。

 

    (方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