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导演想借宋氏姐妹的命运呈现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解放史,但我看到的,只是浮沉于世事的无奈的三个相亲的女人。她们做出了选择,但也无法做出更多的选择。当她们一脚踏进这纷扰的世事,她们就已注定身不由己。没有人有罪,所有的故事都在人性的圈套中,高尚的,丑恶的。
    她们不是查理宋口中的新中国的新女性,她们只是中国的女人。
    虽然影片稍显冗长,有时过于矫揉造作,但在我看来也是不可多得的经典。这部影片中,女性真正做了主角,不仅是故事上的,更是视角上的。女性眼中的战争、社会动荡、人生的无奈都更为震撼。
    有时片中的人性、世界被美化了,但也许,女人眼中的世界,不管真实与否,就是这样。
    前一半是爱情,后一半是革命。
    那一半爱情中,我永远不会忘记孙文与宋庆龄隔着革命同志的对视;那一半革命中,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自焚的勇敢而愚蠢的青年浑身是火趔趄着追赶蒋介石的车时,蒋眼中未留出的泪水。那火仿佛烧在我身上,但蒋的泪水无法扑灭它。
    最后,圣经上,美龄的眼泪显出宋查理的箴言——革命即是爱情,爱情也是革命。
    一半泪水,一半欢笑;
    一半浪漫,一半残忍;
    一半爱情,一半革命;
    一半虚伪,一半真诚。
    孙文临终前,隔着请示革命大事的人,庆龄遥望着逸仙,只是对视,还是对视。革命是第一位的,但是她是不可替代的。他给革命以力量,她给他以力量。最后,她握着他的手签下遗嘱,正如曾经他握着她的手签下婚约。

我揣着探究历史的目的去看这部影片。

回音壁里回响的那首童谣:从这个故事到那个故事,有头没尾巴。从二姐姐到小妹妹,有眼没有牙,瘦个子太瘦,脸上皮肤也不够。张开嘴巴要闭眼睛,张开眼睛要闭嘴巴。三个天真的孩子,蹦蹦跳跳地向境头跑来,艳丽的岁月,五彩的童年。耳边不断地有歌谣在回响,经久不息。

革命开始慢慢渗入她们的生活,抵制外国货物,三姐妹玩的玩具付之一炬;大刀挥下,三双挡住视线的手;那一刻,歌谣停了,只余似懂非懂的对视。

“Oh, give me a home where the
bull…”,欢快的企鹅舞寄予着宋查理对女儿的期望及对革命,新事物的向往。童年从踏上美国的那刻开始结束,人生开始转折。新的观念,新的生活及追求,她们告别了无
忧无虑的童年,新时期女性及宋氏皇朝拉开了唯幕。

接着就是三场婚姻,政治?爱情?金钱?国家?影片一开始就定位了这三个女人。

大姐最明智,在那样的时候,只有钱是最握得牢的,谁人敢说她是不幸福的?不能,至少影片从头到尾没有透露一点这位大姐婚姻上的不幸,儿女绕膝,一切都值得。

二姐排除众议,嫁给了孙文,一个革命的领袖,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对于这样的婚姻,她的选择确实如美龄所说,是一场赌局。事实是在某种程度上,她确实输了,她输给了时间,输给了命运。女人终久是女人,需要一个强健的臂湾,只是老迈如当时的孙文已经给不起她这个臂湾了。当她穿着漆黑破旧的衣服独自撑着船出现在孙文面前时,她是否是后悔了这样的选择?不得而知。结婚的时候,孙文尚且能握着她的手,强劲地写出孙文二字,给她以承诺,一辈子的幸福。在孙中山离世的时候,只能是她,一个女人,握着丈夫的手写下同样是孙文二字,这却是一个承诺的终结,期限已到,承诺失效,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了,一个里面充满回忆,外面充满梦想的房子,仅此而已。孙文弥留时,说他这辈子最任性的做法是,力排众议娶了宋庆龄。何偿不是?他知晓自己不可能给这个女孩完整的幸福,一时惑于一已之私。完全可以这么说。

宋美龄,或许她真的是看重了权势,影片中,她时刻地跟二姐较量着“第一夫人”的战争,只是较量只是她自己的,宋庆龄压根就没把它放在心上,只是宋美龄一个人的执着而已。她跟蒋介石的婚姻,几分爱情,几分政治,谁也说不清楚。当“西安事变”发生,她凭一人之人,深入虎穴救出老蒋,她告诉阿华,若是情况有突变,立刻开枪打死她,这样的坚定及勇气,爱情故然是存在的。

宋氏三姐妹的姐妹情注定有一日破裂,不一样的立场,不一样的追求。在混乱的局世下,作为姐妹,即使宋美龄愿意并且保了宋庆龄的命,只是两个人之间再不可能如童年,没有间隙,谈谈琐事,谈谈回忆。回不去了。中秋之夜,雨在下着。雨停了,月亮出来了,小姐们却都回去了。散了散了。

不得不说,张曼玉演宋庆龄这样的角色有些牵强,她太华丽太过优雅。作为一个女革命家,过多的重视个人修养我觉得有些不当,并不是说,宋庆龄就只该是蓬头垢面的,甩开手做事情的女人,只是,她好

澳门百老汇赌场网址,似不该会有这么多的时间去营造个人形象,这是我的看法。特别是她在对着千万的军队时,以第一夫人的身份登上飞机前的那段讲话,太过无力,太过印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