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组织“七十二地煞”的二当家的唐龙在一次灭门屠户的行动中被一垂死小孩的目光打动,遂决定归隐。途中他遇到了正在河中洗衣的汤唯女士,二人一拍即合决定一起生活。唐龙正式化名刘金喜同志。婚后二人再生一子。如此过了十年。十年后两名贼人行劫到此村,唐龙先生被迫将二人击打致死。谁想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徐百九介入对此案侦查,通过对现场的抽丝剥茧式的检查考证,以及对刘金喜不厌其烦的探讨研究,最终发现唐龙的真实身份。村中有人借此向“七十二地煞”头目告密。于是一场关于唐龙先生归隐与出世的纷争就此展开。
    如果说我们非要自觉地被影片中DISCOVERY式的武术原理解构遮蔽了双眼,那么我到宁愿相信这只是给“男人童话”的一点佐证。究其全片,这样的佐证无处不在。至少甄子丹饰演的唐龙尾章断臂便是向本片最大的反派饰演者王羽先生的一次致敬。
无数的影评把本片看做是一次对武侠世界的颠覆,,这点我不敢苟同。首先说武侠的故事,我们把上述情节浓缩一下:一个归隐未遂的杀手,一个人格分裂的捕快,一个心有不甘的BOSS,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故事就是《武侠》。这是无数武侠小说的结尾命题,或是部分小说的隐秘开篇。《书剑恩仇录》、《笑傲江湖》《小李飞刀》凡此种种归隐与出世是武侠世界构成的一个最基本的二维元素。《武侠》将这样的元素脸谱化了,“七十二地煞”究竟是什么组织影片没有交代,只用“被屠二十万人”带来了某种政治上的关于复仇的隐喻。汤唯究竟是谁?一个村妇。既不是《侠客行》里银鞍白马的夫妻双侠,也不是《楚留香》里
多情多貌的红袖、天香。这个村妇对待爱情的坚贞与勇气是更古无双的。这个遇到唐龙十年的欺骗依然悄无声息的插上门闩的的村妇,身上流淌着的是无数归隐者的“小龙女”、“李莫愁”。而关于捕快,这个武侠世界与现实交错最具代表性的符号,在电影《碧血剑》里,《马永贞》里,无处不在,见缝插针。只是《武侠》里将捕快表现的更世俗,更理想,更妖魔化罢了。至于每部武侠的影片避无可避的大鬼,由王羽饰演的惊心动魄。只是角色死得不够气派,为了导演的初衷给雷劈的是外焦里嫩。
影片似乎无时无刻都在探讨着的“法理与人情”,
陈可辛的这个注解自影片公映以来一直被当做是一个笑话,然恰恰是这样的一场谈论为本片情节走向添加了最合理的一枚注解。
“一人犯罪则众生皆罪”,假使没有这样的探讨,那么再来谈徐百久对唐龙的态度由抓捕到协助就颇有些蹩脚。影片没有在为犯罪寻找借口,而只是在恰当的时刻,恰当的地点给观众提了个醒,这里埋着的唐龙断臂以还罪孽的证据。一如《无间道》中的名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唐龙做的孽即使漂了白也还是要还的,只是这个代价不是由法律来承担而变成了犯罪者的某种自觉。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唐龙的几次出手,这样的探讨或者对话的场面是否冗余便一目了然了。影片中第一次出手是唐龙对付两个身经百战的巨盗,通过后来金城武的推断上来看以唐龙的身手要留二人性命那是绰绰有余的,然结果是二人皆死,为的是不曝露唐龙的真实身份。第二场出手是在唐龙义母十三娘出现的时候,对付十三娘身畔的助手,唐龙的手段依然是以暴制暴,直取性命。直到十三娘被打到跌落悬崖之前,仿佛命定陈述“你还是唐龙”在荧幕上振聋发聩的时候,。我们便恍然大悟,徐百久说人的身体是可以骗人的”,归隐者的心也是会骗人的,本质上这些犯罪者并没有所谓的改变,变得只是生活方式。从不信到抓捕再到信任、协助,徐百久的转变正是伴随着唐龙心路上的转变应运而生的。唐龙断臂断的不仅是过去的情与债,更是对归隐者的皈依。这是对徐百久误解的最佳一击。

   “雷雨天身上带针的人伤不起啊~”如果《武侠》是一部搞笑片的话,大反派七十二煞教主在影片最后被雷劈死时,是应该给他配上这么一句台词的。是的,一部澎湃大气的武侠电影,其最后的结果是,大反派被雷劈死了。
澳门百老汇赌场网址,    这就是《武侠》,陈可辛的《武侠》。
    看惯了《CSI》、《豪斯医生》的观众对《武侠》的前半段肯定很认同,陈可辛借鉴了美剧的表达手法,金城武饰演的徐百九勘查命案现场那一段尤其像《CSI》,分析现场痕迹来还原现场,被还原的打斗过程再次展现在观众面前,徐百九就在边上边看边给观众解释。一部背景在民国的武侠电影里当然没有子弹,测不了弹道,但有像子弹一样飞的牙齿,被打落了之后,以漂亮的曲线击穿商店里泡药酒的玻璃瓶。这是陈可辛用科学解释武侠的想法的直接体现,他甚至通过人体血管、神经、骨骼、器官的二维动画,加上人体经络图来阐释打斗过程中,力作用在人身体的不同部位所达到的不同效果。这让武术不再高深莫测,侠客们也不是无端超人似的到处乱飞,反而有了科学的解释。所以这部讲述中国传统武术的电影在戛纳电影节上受到关注,也就可以理解了。
    说《武侠》是部科普大片是一点都不过分的,科普无处不在,除了武打部分对各种力学、医学知识的普及,文戏部分也有:某天晚上,汤唯在脸盆里洗鱼漂,甄子丹一句“你知道我不喜欢鱼腥味的”,又博来一片会心的笑声。这就是天然版保险套啊,多么有生活啊。
    像之前的电影一样,陈可辛总是很努力的在电影里探讨一些有关人性的东西,探讨人性的矛盾,人在社会大环境里的无奈等,《投名状》、《十月围城》皆如此,在《武侠》里,陈可辛是想通过甄子丹所饰演的唐龙在转变身份成为农民刘金喜之后的无为和放弃来阐述“侠”的意义;另一边的陈百九则深陷在“法”是什么这个问题中,通过对唐龙/刘金喜言行的观察,颠覆了心中“法就是要把坏人绳之以法,而不管其是否能改过向善”的执念。
    甄子丹在《武侠》中的表现很出彩,除了担任动作指导,编排了他和惠英红饰演的十三娘之间那场非常精彩的打斗戏之外,他的文戏也越来越好。在《叶问2》里,甄子丹饰演的叶问在屋顶练武场里知道弟子闯祸后,咂摸一口茶,抽一口烟,轻弹掉烟灰的淡定和无奈,已经让观众印象深刻。在《武侠》里,甄子丹更是通过眉宇间表情的变化,来表达他的隐忍。在面对徐百九看穿他的身份,和十三娘遭遇,以及王羽饰演的教主威胁自己的家人等关键场景时,甄子丹都表现了他文戏的功力,起承转合之间还是能让人信服的。
    《武侠》的前半段会让人想起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包括在表现几个命案血腥现场的镜头上,都无比真实残酷,不禁让人想起《东邪西毒》里飞舞在梁朝伟尸体上的苍蝇。如果《武侠》的故事按照前半部分的节奏和风格进行下去的话,陈可辛可以拍出一部非常另类非常牛的武侠式科普悬疑电影,票房可能不会像现在这么好,但是口碑一定不错。但票房是重要的,很重要,所以《武侠》在后半段又不得不落入了武打大片的俗套:坏人集群出现,要毁灭田园诗般的美好生活,隐侠被逼无奈只好出手,最后坏人头子被打败……
    但结尾是出人意料的,甚至纠结,七十二煞教主是大反派,横练的铁布衫功夫,刀砍不入,却被徐百九针扎穴位给破了。正待唐龙和徐百九两人联手给教主一击痛击,一道霹雳劈中了徐百九扎到教主身上的最后一根针,一切就都结束了。教主被劈死之后,陈可辛给了他发黑的脚底板一个特写,可能是我走神了,可能是放映厅里太热影响了我的眼神,反正,我没看懂。后来我恍然大悟,猜想这大概是要给观众看看脚底板上的一根针,解释一下导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武侠》充满了类似的诡异镜头,包括养在刘金喜家一楼雨棚顶上的两头牛。最有意思的是徐百九发现了刘金喜是唐龙之后,要回县城申请“逮捕令”,刘金喜主动带着他走近道,徐百九以为自己要被灭口无比紧张,尤其是刘金喜说:“我们就在此分手”,并且迅速消失之后。在密林中的一阵妖风刮过,徐百九面带惊慌地一阵乱跑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银幕一黑,想起徐百九的画外音:“这条路果然通往县城”……
    多么无语的一个镜头啊!以至于徐百九已经在跟捕快班头世态炎凉,没人惯江洋大盗时,我还半天没有回过味来。

影片在情节设置上是流畅的,以徐百久的探案为线索,揭示唐龙的身份,再从七十二地煞意图召回唐龙入手将影片引向高潮。假使徐百久不是由金城武这样的大卡来饰演,那么严格上来讲这样的故事并没有什么大的硬伤。但是影片恰恰是对于徐百久的过分专注,加上徐百久本身在角色设置上的特点要比唐龙鲜明的多,比如人格分裂、四川方言、早年为人下毒的经历、武术解构者的身份。此之种种最终在观众意识上造成了影片的断裂,徐百久真正意义上的出场也就终结在了竹林相送那场戏后。即使最终的决战徐也出力颇多,也终究难以弥补这样的过失。私以为《武侠》的最终主角到不是唐龙,而恰恰是这样着墨颇有特色的徐百久。导演要悟的兴许不是唐龙的归心,而是徐百久在影片结尾那种顿悟式的泪流。

   陈可辛在《武侠》配乐上使的不是外劲而是内功,只是这内功既不是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也不是张无忌的“九阳神功”,而是严咏春的破棉寸劲。这音乐离幻想挺远,离现实挺近。一如影片在配乐上着重摇滚一般,硬是把几十年来香港电影惯用的丝弦琴胡丢到十万八千里外。十三娘与唐龙对战的那段顿挫有致的金属摇滚,将甑子丹形成于《洗黑钱》,成熟于《杀破狼》的武术风格点缀得熠熠生辉。回首再看来,陈可辛独具慧眼的选中窦唯为影片做主题曲,倒也是颇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甑式的荧幕打法素来以快准狠为基准,以成型于军队的格斗技为力,配合上时尚的运动跑酷,将个杀手的手段活灵活现的使将开来。“一掌风平浪静,一刀欠债还清”,窦唯吟诵如此,描述之准,直叫人拍案叫绝。《天龙八部》有扫地僧以武术与佛法互为辩证之言,而《武侠》配乐则将甑子丹的武与窦唯数年的哑忍互为因果辩证。若是有心在电影院里坐到THE
END,便会发现此主题曲与影片的配乐基调,情节的基础架构是何其的融洽,便如双腿生了钉子,牢牢的插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然想多一层,自黄沾谢世,港产武侠片配乐多仰仗东洋的新世纪音乐旗手代为操刀,前有久石让开山劈石,后有井川宪次保驾护航,实不知是中国电影的悲哀还是中国音乐的不幸。陈可辛在《武侠》配乐中独辟蹊径的做法,我不知是否得当,但从自主性来说实在是一件可喜的事情。虽然陈君是扣着“最早放弃香港电影港片特性”帽子的。

  影片的特异性注定要让《武侠》毁誉参半,一半是带着多年的武侠情结对本片的冷嘲热讽,一半是对武侠故事表述方式急寻突破者的认同。武侠者,侠为骨血,武为皮肉。本片侠是无有多少的,武术到实可称道。至于归隐者的问题,化到影片里那是汤唯手洗的鱼泡。与其说是影片带给了我们激情,到不如说是汤唯的演技给我们观众再一次证明了涅槃重生的真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