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小拉和小德要结婚,小拉因为穿不惯高跟鞋,婚礼红毯也走得别别扭扭的,鞋拔子脸上一脸的想挠又不能挠的脚气状。

小狼崽一天天地追着小狗崽长身体,陈阵觉得也该给狼崽增加营养了。陈阵不停地搅着稠稠的奶肉粥,粥盆里冒出浓浓的奶香肉香和小米的香气,馋得所有的大狗小狗围在门外哼哼地叫。陈阵这盆粥是专门为小狼熬的,这也是他从嘎斯迈那里学来的喂养小狗的专门技术。在草原上,狗崽快断奶以前和断奶以后,必须马上跟上奶肉粥。嘎斯迈说,这是帮小狗长个头的窍门,小狗能不能长高长壮,就看断奶以后的三四个月吃什么东西。这段时间是小狗长骨架的时候,错过了这三四个月,以后喂得再好狗也长不大了。喂得特别好的小狗,要比随便喂的小狗,个头能大出一倍多。喂得不好的小狗长大后就打不过狼了。一次小组集体拉石头垒圈的时候,嘎斯迈指着一条别家的又瘦又矮,乱毛干枯的狗悄悄对陈阵说,这条狗是她家里那条大狗巴勒的亲兄弟,是一个狗妈生出来的,你看个头差多少。陈阵真不敢相信,狗里面也有武松和武大郎这样体格悬殊的亲兄弟。在野狼成群的草原,有了好狗种还不行,还得在喂养上狠下功夫。因此,他一开始喂养小狼就不敢大意,把嘎斯迈喂狗崽的那一整套经验,全盘挪用到狼崽身上来了。他还记得嘎斯迈说过,狗崽断奶以后的这段时间,草原上的女人和狼妈妈在比赛呢。狼妈拼命抓黄鼠、獭子和羊羔喂小狼,还一个劲地教小狼抓大鼠。狼妈妈都是好妈妈,它没有炉子,没有火,也没有锅,不能给小狼煮肉粥,可是狼妈妈的嘴,就是比人的铁锅还要好的“锅”。它用自己的牙、胃和口水,把黄鼠旱獭羊羔的肉,化成一锅烂乎乎温乎乎的肉粥,再喂给小狼。小狼最喜欢吃这种东西了,小狼吃了这样的肉粥,长得像春天的草一样快。草原上的女人要靠狗来下夜挣工分,女人们就要比狼妈妈更尽心更勤快才成。草原上懒女人养赖狗,好女人养大狗。到了草原,只要看这家的狗,就知道这家的女人是好是赖。后来陈阵就经常猛夸巴勒,夸得嘎斯迈笑弯了腰。陈阵一直想喂养出像巴勒一样的大狗,此时他更想喂养出一条比狼妈喂养的更大更壮的狼。自从有了小狼,陈阵一下子改变了自己的许多生活习惯。张继原挖苦说陈阵怎么忽然变得勤快起来,变得婆婆妈妈的,心比针尖还细了。陈阵觉得自己确实已经比可敬可佩的狼妈和嘎斯迈还要精心。他以多做家务的条件,换得高建中允许他挤牛奶。他每天还要为小狼剁肉馅,既然是长骨架,光喂牛奶还不够,还得再补钙。他小时候曾被妈妈喂过几年的钙片,略有这方面的知识,就在剁肉馅的时候,剁进去一些牛羊的软骨。有一次他还到场部卫生院弄来小半瓶钙片,每天用擀面杖擀碎一片,拌在肉粥里,这可是狼妈妈和嘎斯迈都想不到的。陈阵又嫌肉粥的营养不全,还在粥里加了少许的黄油和一丁点盐。粥香得连陈阵自己都想盛一碗吃了,可是还有三条小狗呢,他只好把口水咽下去。小狼的身子骨催起来了,它总是吃得肚皮溜溜圆,像个眉开眼笑的小弥勒,真比秋季的口蘑长势还旺。身长已超过小狗们半个鼻子了。陈阵第一次给小狼喂奶肉粥的时候,还担心纯肉食猛兽不肯吃粮食。肉粥肉粥,但还是以小米为主。结果大出意外,当他把温温的肉粥盆放到小狼面前的时候,刚开口喊了一声“小狼、小狼、开饭喽”,小狼就已经一头扎进食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兴奋得呼呼喘气,一边吃一边哼哼,直到把满盆粥吃光舔净才抬起头。陈阵万万没有想到狼也能吃粮食,不过他很快发现,小狼决不吃没有掺肉糜和牛奶的小米粥。小狼的肉奶八宝粥已经不烫了。陈阵将粥盆放在门内侧旁的锅碗架上,然后轻轻地开了一道门缝,再贴身挤出了门,又赶紧把门关上。除了二郎,一群狗和小狼全都扑了过来。黄黄和伊勒都将前爪搭到陈阵的胸前,黄黄又用舌头舔陈阵的下巴,张大嘴哈哈地表示亲热。三条小胖狗把前爪搭在陈阵的小腿上,一个劲地叼他的裤子。小狼却直奔门缝,伸长鼻子顺着门缝,上上下下贪婪地闻着蒙古包里的粥香,还用小爪子抠门缝急着想钻进去。陈阵感到自己像一个多子女的单身爸爸,面对一大堆自己宠爱的又嗷嗷待哺的爱子爱女们,真不知道怎样才能顾了这个,又不让另一个受冷落。他偏爱小狼,但对自己亲手抚养的这些宝贝狗们,哪一个受了委屈他也心疼。他不能立即给小狼喂食,先得把狗们安抚够了才成。陈阵把黄黄和伊勒挨个拦腰抱起来,就地悬空转了几个圈,这是陈阵给两条大狗最亲热的情感犒赏。它们高兴得把陈阵下巴舔得水光光粘乎乎。接着他又挨个抱起小狗们,双手托着小狗的胳肢窝,把它们一个个地举到半空。放回到地上后,还要一个一个地摸头拍背抚毛,哪个都不能落下。这项对狗们的安抚工作,是养小狼以后新增加的,小狼没来以前就不必这样过分,以前陈阵只在自己特别想亲热狗的时候才去和狗们亲热。可小狼来了以后,就必须时时对狗们表示加倍的喜爱。否则,狗们一旦发现主人的爱已经转移到小狼身上,狗们的嫉妒心很可能把小狼咬死。陈阵真没想到在游牧条件下,养一条活蹦乱跳的小狼,就像守着一个火药桶,每天都得战战兢兢过日子。这些天还是在接羔管羔的大忙季节,牧民很少串门,大部分牧民还不知道他养了一条小狼,就是听说了也没人来看过。可以后怎么办?骑虎难下,骑狼更难下。天气越来越暖和,过冬的肉食早在化冻以后割成肉条,被风吹成肉干了。没吃完的骨头,被剔下了肉,风干了。剩下的肉骨头,表面的肉也已干硬,虽然带有像霉花生米的怪臭味,仍是晚春时节仅存的狗食。陈阵朝肉筐车走去,身后跟着一群狗。这回二郎走在最前面,陈阵把它的大脑袋夹搂在自己的腰胯部。二郎通点人性了,它知道这是要给它喂食,已经会用头蹭蹭陈阵的胯,表示感谢。陈阵从肉筐车里拿出一大笸箩肉骨头,按每条狗的食量分配好了,就赶紧向蒙古包快步走去。小狼在不停地挠门,还用牙咬门。养了一个月的小狼,已经长到了一尺多长,四条小腿已经伸直,有点真正的狼的模样了。最明显的是,小狼眼睛上的蓝膜完全褪掉了,露出了灰黄色的眼球和针尖一样的黑瞳孔。狼嘴狼吻已变长,两只狼耳再不像猫耳了,也开始变长,像两只三角小勺竖在头顶上。脑门还是圆圆的,像半个皮球那样圆。小狼在小狗群里自由放养了十几天,它已经能和小狗们玩到一块去了。但在没人看管的时候,陈阵还得把它关进狼洞里,以防它逃跑。黄黄和伊勒也勉强接受了这条野种,但对它避而远之。只要小狼一接近伊勒,用后腿站起来叼xx头,伊勒就用长鼻把它挑到一边去,连摔几个滚。只有二郎对小狼最友好,任凭小狼爬上它的肚皮,在它侧背和脑袋上乱蹦乱跳,咬毛拽耳,拉屎撒尿也毫不在意。二郎还会经常舔小狼,有时则用自己的大鼻子,把小狼拱翻在地,不断地舔小狼少毛的肚皮,俨然一付狗爹狼爸的模样。小狼快活得跟小狗没有什么两样。但陈阵发现,其实小狼早已在睁开眼睛以前,就嗅出了这里不是它真正的家,狼的嗅觉要比它的视觉醒得更早。陈阵一把抱起小狼,但在小狼急于进食的时候,是万万不能和它亲近的。陈阵拉开门,进了包,把小狼放在铁桶炉前面的地上。小狼很快就适应了蒙古包天窗的光线,立刻把目光盯准了碗架上的铝盆。陈阵用手指试了试肉粥的温度,已低于自己的体温,这正是小狼最能接受的温度。野狼是很怕烫的动物,有一次小狼被热粥烫了一下,吓得夹起尾巴,浑身乱颤,跑出去张嘴舔残雪。它一连几天都害怕那个盆,后来陈阵给它换了一个新铝盆,它才肯重新进食。为了加强小狼的条件反射,陈阵又一字一顿地大声说:小、狼,小、狼,开、饭、喽。话音未落,小狼嗖地向空中蹿起,它对“开饭喽”的反应,已经比猎狗听口令的反应还要激暴。陈阵急忙把食盆放在地上,蹲在两步远的地方,伸长手用炉铲压住铝盆边,以防小狼踩翻食盆。小狼便一头扎进食盆狼吞起来。世界上,狼才真正是以食为天的动物。与狼相比,人以食为天,实在是太夸大其辞了。人只有在大饥荒时候,才出现像狼一样凶猛的吃相。可是这条小饱狼,吃食天天顿顿都充足保障,仍然像饿狼一样凶猛,好像再不没命地吃,天就要塌下来一样。狼吃食的时候,绝对六亲不认。小狼对于天天耐心伺候它吃食的陈阵也没有一点点好感,反而把他当作要跟它抢食、要它命的敌人。

新婚蜜月第一晚新娘肯定得不好意思,结果小拉便秘表情把小德先支开的真相是渴望跑去狂刷牙和刮腿毛。浩浩荡荡地拆床嘿咻后的第二天早上小德看见小拉胳膊上的小淤青后悔地不能自已,从此清心寡欲只给你盖被做早饭下象棋。小拉小样别扭的说不出倒不出,只能做个小梦和老公亲热亲热。

新婚十四天,小拉早上吃了油煎鸡腿后跑去呕吐,穿衣镜侧面照一看那微凸的小腹立马意识到有了北鼻,北鼻还在里面动。小德慌了手脚给养父挂电话,得令立马用吸血鬼的速度收拾行李打飞的打道回府。

小狼听说小拉回来了但是身有微恙立马杀到情敌家里,发现脸色憔悴兼有大肚的小拉心中排山倒海地挠墙。小狼冲出大门一脚踹烂摩托车,变身小狗开始狂奔,接着群狗开大会,黑狗提议干掉小拉,小狗和黑狗用眼神相互高高低低较量一阵后,脱离帮派返回人家小别墅那里,在百米开外和情敌小德用顺风耳互通心意。

肚子里的小北鼻是个给他妈减肥的天才,24/7抽脂不停歇。小拉在浴室里脱衣沐浴,光杆干瘦的风干鸡排样把小德吓得赶紧拉门走人。沐浴过后的的小拉小脸一抽,小德默默含情赶快询问哈尼是否会冷,小拉刚一点头,小狼赶紧接上表明他会搞定。小狼虽热但小拉仍旧小脸煞白,小德他爸伺候上一可乐杯O型阴性血以备不时之需,小拉勉为其难试试就试试吧,咂巴着小吸管,三尝两尝终于在万众瞩目的期待中没给中差评。

终于小拉要生娃了,腿断腰折瘦骨嶙峋地打算吓死你没商量。麻药还没使上劲但是来不及了就得生剖呀,小北鼻出生结果那可爱劲儿直接让她妈刚说了一句“漂亮!”就厥过去了呀。小狼立马人工呼吸CPR,但是都木有用呀。小德见状抄起大针管子就扎,打完算完呀。

澳门百老汇赌场网址,话说其他小狗们这时又包围小别墅和小德一家全面肉搏呀,小狼一看这仗没胜算,决定献身把小北鼻的下半辈子都印自己身上了,这里真心觉得小北鼻长大后比她妈好看多了的呀。这终极地不可打破的小印章一盖上大家是说什么也不能再打了呀。还是咱们小狼有智慧呀,十八年后咱又可以爱得死去活来的了呀。

最后咱小拉被穿上蓝色小裙子忧郁地躺在那里等着从人变鬼呀,表面上还没有什么变化的时候其实人家血管子里已经哗哗啦啦地像抽水马桶蜘蛛侠变异一样地汹涌澎湃了呀,然后咱小拉就从千年女干尸回复原先的小身板啦,最后前胸还大反弹一下证明从纸片人一下子喝了脉动原地满血复活啦。

最后一幕是画着大地色眼影的小拉两眼皮一睁,两眼珠子已经带上大红色美瞳啦。

小心美瞳掉色噢,亲!

相关文章